当前位置:行业资讯

印度“封国”应对COVID-19,部分农药产品价格有望上涨?

近些年,印度农药制造能力逐步提升,菊酯类,代森锰锌、麦草畏、草铵膦、2,4-D、己唑醇等农药原药的合成能力不断提升,产能也得到很大的提高,部分产品出口到中国及全球其他国家,印度已成为全球第五大农药出口国;同时,当地所需的贲亭酸甲酯(菊酯)、甲基亚磷酸二乙酯等农药相关中间体也一直依赖于中国进口,中国也从印度进口部分中间体,中印农药产业可谓是在合作中竞争。
印度3月24日宣布采取全面封锁措施应对疫情。消息一经发出,中国深耕印度市场的相关企业及其他国际市场的买家不得不紧急应对。如果封城时间较长,势必影响到农药相关供应链的畅通,对部分产品供给造成不利影响,导致价格短期上扬;但是对国内生产一体化的农药龙头企业,短期内将更加受益。关于印度封城对全球农药市场影响多大?”中金点睛发布相关文章,认为若封城时间较长,将会导致印度农药停产时间继续延长,相关产品价格有望上涨。该判断主要是基于以下几点分析:
1. 印度是全球第四大农化生产国,第二大Generic产品生产国
受益于印度的本土保护政策(Make in India)、廉价的人工成本、相对宽松的环保及监管环境,印度行业近年来发展迅速。2019年印度农化产值约为4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日本、中国,位列全球第四。印度工商业联合会(FICCI)预测,2025年印度农化市场将翻番增长至80亿美元。此外需要强调的是,印度是全球第四大农化生产国,第二大Generic产品生产国
2. 印度本土农化企业以Generi产品为主
印度生产企业大致分为三类,一是以Bayer、BASF、Corteva、ADAMA等为主的全球跨国巨头,在印度布局的生产基地,市场份额40%左右;二是以UPL、Gharda等为代表的仿制药企业;三是以PI、Dhanuka等为代表的授权定制化生产企业。印度本土企业和中国处于产业链相同的环节,即原药的生产制造。
3. 农药中间体环节,中印相互依赖
印度每年从全球进口农药原药、中间体和制剂总额近10亿美元,其中中国占比约为50%。我们认为疫情也会造成相关中间体的需求短期下滑,如贲亭酸甲酯(菊酯)、甲基亚磷酸二乙酯(草铵膦)等。同理,中国中间体进口也受影响。以醚醛为例(菊酯),国内年需求量约为6000吨,其中近半需要从印度采购,我们认为印度停摆会造成未一体化配套企业生产受限。
4. 原药环节,中印直接竞争
中印本土企业主要生产仿制药,是竞争关系,典型品种如草铵膦、麦草畏、菊酯、代森锰锌等。如果印度企业阶段性停产,对全球Generi农药产品供应将产生较大影响。
基于以上4点,参考疫情对中国地区农药产业的影响,导致中国国内部分农药产品价格上扬,考虑到原药企业一般有1-2个月库存,中金点睛认为,若印度停产时间继续延长,则相关产品价格有望上涨,至于后续的影响程度如何,需要进一步跟踪。
中印农药农药贸易发展情况补充:
近些年中印间的农药贸易发展迅速,根据农业农村部农药检定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出口印度农药3.18万吨,位居中国农药出口量的第10位;出口金额达3.6亿美元,位居第四位。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农药出口印度2.28万吨,出口量位居第八位;出口金额3.01亿美元,位居第四位。
图表1: 2018年中国农药出口目标市场TOP10(数量)


图表2: 2018年中国农药出口目标市场TOP10(出口金额)


图表3: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农药出口目标市场TOP10(出口数量及金额)


来源:文中观点综合自“中金点睛”有删改,部分数据来自“2019中国农药出口登记年会资料”

电子快讯订阅

赞助企业

CAC Global Events: Join the buyers and suppliers to learn, network & identify business opportunities

媒体支持

支持单位